读一起 > 玄幻小说 > 刺婚景晓言 > 第197章 吓晕了
????花房并没有被清理,一直保持着当日的模样。

????景晓言走到了出风口,“被冻死的花,就摆放在离通风口最近的位置,这说明,事发的晚上,从通风口出来的温度是在冰点以下的。”

????大夫人挑了下眉,“如果是这样的话,那其他的花为什么不是被冻死的呢?”

????“如果都是被冻死的,岂不就无法故弄玄虚了?”

????景晓言耸了耸肩,捡起地上干枯的花苞,“之前,我所有的点都在百枯草或者其他特殊的化学毒剂上,不过,高智商的人就是不一样,一眼就看出了破绽。他提醒检验人员做了特殊的检测,发现花苞里有高浓度的二氧化碳残留,这说明事发的晚上,花房里充满了异常的、高浓度的二氧化碳,这对植物而言是致命的,所以牡丹花才会一夜之间全部凋零。”

????大夫人微微眯起眼,一道无法言喻的神色从眼底悄然划过,“花房用的是最先进的自动控制系统,难道说系统出了问题,释放出了大量的二氧化碳。”

????景晓言摇摇手指,“系统没有这个功能,是有人在温控设备里面加入了大量的干冰造成的。靠近出风口的花就是被干冰液化之后喷出的冷气冻伤的。机房设在花房的后面,作案的人不需要进入花房,就能完成这一切。等到第二天,系统自动换气的时候,会把里面的二氧化碳抽走,不留痕迹。”

????她说着,把眼睛转向了保安小赵,“是吧,小赵?”

????所有人都把目光移了过去。

????小赵一直低垂着头,听到景晓言叫他的名字,浑身掠过了剧烈的痉挛,惊恐的抬起头,“少奶奶,我……我什么都不知道,喝完感冒药,我就睡着了。”

????“你没有睡着,你只是躺在椅子上装睡而已,你要确保没有人能进到花房去。像这样高浓度的二氧化碳环境,进去必死无疑。”

????景晓言目光一凛,变得极为冷冽,“事发当天,你在洗车房取走了大量的干冰,藏在水桶中,趁晚上值班的时候,运入了机房。所有人都把注意力放在花房,没有人会想到问题出在机房,才让你侥幸逃脱了。”

????安保部长听到这话,一个擒拿手,把小赵抓了起来,用手铐铐住了,“看你小子平时老老实实的,没想到一肚子坏水。”

????小赵的背心被冷汗浸湿了,膝盖一软,噗通一声,跪到了地上,“我是一时鬼迷心窍,我错了。”

????景晓言冷冷的看着他,“是谁指使你的?”

????小赵不敢隐瞒,老老实实的交代道:“半个月前,我下班回家,遇上了一个女人,她说只要我按照她说得去做,就给我一百万。我弟弟生了重病,家里的积蓄都用光了,再不交医疗费的话,医院就会终止治疗。我原本以为她在开玩笑,没想到她拿出了一箱现金,我一时脑子发热,就答应了。”

????“她长什么样子?”景晓言问道。

????“她大概有1六5公分,很瘦,戴着墨镜和口罩,看不清脸。”。

????景晓言把目光转向了荣夫人,“母亲,我该问的,都问完了,该怎么处理,交由您来决定。”

????荣夫人乌黑的杏眸里闪过了一道阴鸷的寒光,“把他带下去,按合同上的规定处理。”

????“是。”安保部长把小赵押走了。

????荣夫人又派了人去抓装神弄鬼的神棍,不过荣皓辰早就命人把他逮住,押到牡丹园门口了。

????神棍瑟瑟抖抖的交代了一切,按照他的描述,指使他的女人和指使小赵的,应该是同一个人。

????三姑婆气坏了,“胡编乱造,搬弄是非,这是对神灵的大不敬,要遭报应的。那个兴风作浪的女人,必须要赶紧找出来,绝对不能饶过她。””

????景晓言叹了口气,“这件事是谁在背后搞鬼,其实我已经猜到了。这年头,最可怕的不是鬼,而是人心。”

????她在说话的时候,幽幽的飘了大夫人一眼,她在这件事里,可是积极的很呢。

????大夫人像是心虚一般,脸上一块肌肉微微的颤动了下,然后扯开嘴角,露出了一抹假笑,来掩饰自己的异常,“我就说嘛,晓言怎么会是天煞孤星呢。这天煞孤星命特别硬,都是他克别人,给别人带来不幸,自己却安然无恙。晓言可不是这样,她跟皓辰结婚之后,遭遇不幸的好像都是她,皓辰好好的呢。”

????这是典型的笑里藏刀,表面是在替景晓言说话,实际上暗中捅了荣皓辰一刀。

????景晓言哪能听不出来。

????虽然是句大实话,但对方居心叵测,没安好心,她身为某男名义上的老婆,怎么可能坐视不理呢?

????“其实在结婚之前,奶奶找九华山的紫英真人替我和皓辰合过八字了。真人说皓辰是紫微星转世,而我是凤命,要放在古代,我们俩就是天作之合的帝后命,这也是奶奶选定我的原因之一。不过,道长还算到,这几年,我们俩的夫妻宫行到了破军星,会有小人作乱,轻则吵架拌嘴,重则夫妻别离。他送了我们一句话:守得云开见月明。”

????听到这话,三姑婆就彻底的放心了,“你这丫头,应该早点说才对,我就知道大嫂这么谨慎的人,怎么可能不合八字就订婚呢?”

????大夫人暗中撇了撇嘴,还真会往自己和荣皓辰脸上贴金。

????要不是老大把自己作没了,荣家的王位那里轮得到他们一家。

????在她郁闷间,景晓言的声音再次传来:“老实说,我是一个信命的人,有句话说得很好,命里有时终须有,命里无时莫强求。是你的,就算你不争不抢,老天爷也会送到你的手里。不是你的,就算是机关算尽,最后也是竹篮打水一场空。”

????这话是说给某些人听得。

????大夫人的嘴角痉挛了下,藏在口袋里的手指不自觉的攥紧了。

????荣夫人笑了笑,招呼大家回大厅喝茶。

????这一次,儿媳妇也算是在亲戚们面前好好的表现了一番,让大家都刮目相看。

????……

????龙城的另一端。

????荣皓辰从公司出来,正想回华园,手机响了,是安排在南湖别墅的佣人打过来的。

????孙静珊受到极大的惊吓,晕过去了。